血小板儿

【柱扉】木叶旧闻录

缄默者:

@该用户已注销
嘛,发出来造福大家,当初最喜欢的太太就是土遁水遁大大了,可惜已经退圈了。
第一部分:


在这世界上,猿飞日斩活过了比大多数人都长久的岁月。
然而,即使已然两鬓苍苍、到了垂老之年,那个十八岁时的大雪纷飞的冬夜,在他的记忆之中仍如昨天一般。
木屐踏着浅雪的声音肃穆单调,而席地跪坐的宾主双方,都随着那个男子踏入灵堂的脚步而垂下头颅。
千手家的次子穿着一件毫无装饰的丧服。他看起来和兄长一点儿都不一样,浅白的肤色和杂乱的银发,在黑色布料的衬托下也有种冰般的错觉。


【节哀啊,二代目。从国境赶回来很辛苦吧。】
用谁都无法察觉的低微声音,说着不敬的言语的,是来自水之国鬼灯家的次子无月。
【你家长嫂真是个美人儿——我本来是想这么说的,但是看来不是时候。】
千手扉间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怒容,他在兄长的灵前跪坐下来的时候,亦低声回答道:
【海岸线方向就拜托你了,鬼灯。还有,不要那么叫我。】
【在等什么?隆重的就职仪式?还是村民意见的公开?真不像你啊。】
【——没有什么,为大哥服丧的时间是三个月。在此期间我不会有任何公职。】


那时候,鬼灯仿佛是愣住了,脸上的神情变幻莫测,最终化为难以琢磨的笑容。
【……好吧,那么,再见扉间。】


纲手的哭声忽然爆发出来,打破了灵堂的沉寂,漩涡水户轻轻抱起了自己顽皮任性的长孙女。
猿飞家当家在灵前跪下,轻轻说道:
【一切准备就绪了,全部都是十八岁到三十五岁、能力优秀的青年人。】
【明早启程吧,要尽快——留四分之一的人在村子里。】
【是,那么——代号呢?】


那一瞬间,千手扉间沉默着,年少的猿飞日斩在老师的指间看到了一片干枯的树叶。
木叶落下之处有火燃烧,那光芒照耀村子,令新的树叶发芽。
初代火影——平定乱世的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灵前的烛火光芒摇曳,火光落在那片木叶之上,在扉间冷峻的面孔上投下暗淡的阴影。
【……暗部。】
当未来的二代火影开口之时,那声音平稳、一如既往。
【就这样。】


——初代/二代:《木叶旧闻录》◎章一


自从斑离开之后……已经半年了。
男子摘下头上带有“火”字的斗笠,黑色长发立刻被迅疾的山风吹得四散披拂。他的脚下是木叶有名的“影岩”,也是最初他与斑互诉梦想的地方。而现在,则只留下了一个人的头像,孤独地俯视着这篇新生的土地。


“……柱间。”
招呼的声音并不大,只是恰到好处地将千手柱间从沉思中唤起,黑发男子愣了片刻,才微笑起来。
“桃华,是你啊……那个公文是?”
“两天之后,您要出席的授徒仪式……请过目。”
身着黑衣、高挑纤瘦的女性走上前来,面无表情地把厚厚的一沓卷宗塞在初代火影大人的手里。


柱间偷偷苦笑了一下——作为千手家这一代子嗣中唯一的女性,千手桃华完完全全地继承了家族的特点,黑色长发、看上去稍有严厉之嫌的美貌、还有一丝不苟的性情。
“……先给扉间看一下吧。”
“多余了,这份名单就是他草拟的。第一个是宇智波家的孩子,镜。”
桃华的说话方式非常直接,虽然她只是柱间的堂亲,这一点却比谁都像他们两兄弟的父亲。
柱间因为那个熟悉的姓氏而稍微退缩了一下,他抿着嘴唇,慢慢翻开了手中的卷宗。


手指从那些代表未来与希望的姓名上依次划过,宇智波镜、猿飞日斩、志村团藏……一共六个人,排在最前的,是木叶村除千手家之外,赖以立足的三个名门。
……镜,这个名字柱间并不熟悉,他探询式地望着桃华的眼睛,而后者给了他预料之外的答案。
“这是二当家亲自拣选的,我信任他的判断。”
“难道,扉间他……用了那种方法吗?”
再度开口的时候,初代火影的声音有一丝艰涩,“我说过,这种做事方式,我不喜欢。”
“那就请您亲自去和二当家说清楚。”
女性的面孔上,一点都没有动摇,而被她果断的说词击中要害的柱间则苦笑起来。


……他实在是,不太擅长和弟弟打交道。
说起来也许很奇怪,但是千手家兄弟南辕北辙的性格在他们成年之后确实成为了一种沟通障碍。柱间想也许他还是更习惯斑。
和外表不同,其实斑是个很坦率的人。即使他心中想的是“我想知道我在你这个朋友心里是否能比村子重要”这样难以启齿的问题,也可以当面讲出来。而且斑有着心软的一面,就像……即使泉奈阵亡之后,他仍然给了柱间一线希望一样。
但是扉间不同。
千手家的次子是个非常能言善辩的人物,但是平常的话却并不多。如果柱间拿出兄长的身份来压迫他,扉间往往是服从的。但是,当他不想退让的时候,就会拿出一副和斑完全相反的态度来。


这是事实。
这些有必要的理由,请大哥理解。
大哥有大哥的自由,但是最终的决策还是应该取决于大多数人的意见。


——就是那种仿佛刻意剥离了血亲关系,完全基于理性客观的说辞,让柱间无从反驳。而类似于“我喜欢”“我想”“我觉得”这样私人对话的方式,不是扉间会选择的。


但是,千手柱间也有他始终不能退让的地方。比如……关于宇智波。
木叶的千手扉间,和岩隐的无,是当世之间,两位以感知能力立于忍界巅峰的人物。扉间没有无那样能够完全封闭自身气息的能力,但是却有着体察入微的敏感度。当他完全发挥出力量、用最强的查克拉场去度测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喜怒哀乐的全部情绪都会如透明般无所遁形。
这种能力,给千手扉间带来了非同寻常的谈判沟通能力,但是,也是柱间对他下过十分严厉的禁令,不允许他对宇智波斑使用的能力。
“我想见见镜。”
最后,千手柱间这样说道。而桃华并没反驳他。
“好的,我会马上联络宇智波家。但是……希望您不要延误两天后的仪式。这个重要性,想必您非常明白。”


柱间确实明白,就像扉间曾经说过的,他太天真。
在那些最美好的少年时代,和他一起站在脚下这块立足之地的,是宇智波斑。那时候,在飞舞的山风和木叶之中,他立下毕生的愿望,希望忍者的孩子从此不必于血雨腥风中浪掷最美好的年华。而如今,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一步一步化为现实,但是……失去了斑。


因为真正有能力的忍者绝无可能留在学校中以教书为业,因此,忍者学校只传授最基本的知识与技能。而进一步的修行,就会在各自所分派到的师长手下度过。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经年累月的家族制度,使得几乎所有的高等忍术都是靠着血缘关系流传,就这样打开禁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家族成员之外的人,看来是难于接受的。
正因如此,身为千手家的族长,柱间就必须做出表率,平等地将自己的艺业,传授给木叶的孩子们。
扉间为他选的弟子名单是毫无破绽的,囊括了木叶建立以来的名门望族后嗣、和那些虽然门第平平、却在忍者学校中表现优异的孩子,并且,为了表示对宇智波家的最大敬重,将镜放在了第一位。


……千手桃华望着初代火影离开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
“行了,这次所有的事情都让你如愿了,请你老老实实地给我出来,扉间。”


有男子的声音轻笑了一下,然后千手扉间的身影出现在影岩的远端。千手家的次子穿着典雅的蓝色纹付羽织,似乎刚刚从某个正式场合离开。于是桃华开口问道:
“你去过日向家了吗?”
“啊,是的。日向的家族制度非常严苛,我觉得没必要强制他们遵从寻常的规矩。”
“……也罢,本来他们家秘传的武技就和血继限界是一体的。”桃华看了一眼对方,“不过,你还真是喜欢蓝色的衣服啊。”
“不适合?”
扉间笑起来,他垂下眼的时候,千手桃华忽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毫无疑问,这名男子的个性有着暴烈的一面,就像他在战场上出刀就会见血的作风一样,可是在这种场合,她觉得他冷静的样貌并不是伪装的。
“为什么不亲自和柱间大人谈。”


桃华这么问的时候,扉间并没有回答。
青年只是拢着双手,视线掠过脚下人流熙攘的村落,投向很远的地方。
千手桃华看到他浅浅地皱着眉,半阖起细长的眼,许久,银发青年才咬着嘴唇,低沉地说道:
“我不想再和大哥有争执,有的时候,我觉得——”
青年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扉间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只是低微地说:“多谢你,桃华。”


千手桃华为对方的低姿态而感到不习惯,在大约半分钟的时间里,两人都沉默着。最后,女子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镜的父亲是宇智波一族中支持斑的一派,这一点你应该了解吧?”
“……即使亲生父子,也未必就是同道中人啊,再说,木叶最大的斑派不是我哥吗?”
信口开着这样的玩笑,扉间修长的手指随意玩弄着衣带,过了片刻,他才说道:“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上我首先要为小孩子本身、而不是他们的父亲负责。宇智波镜的话,我很喜欢。”
“你会把‘喜欢’这个词,用在宇智波家的男人身上啊。”
“……奇怪吗?其实,宇智波家的人……即使是泉奈那小子,也很可爱啊。”


扉间淡淡地说着,嘴角微翘,露出了一点难以捉摸的笑容。而桃华则皱起了眉。
“你会这么谈论自己手下的死者吗?”
这话似乎有些出乎银发青年的预料,千手扉间愣了一愣,然后抿着嘴说道:“抱歉,我失态了。”
他退避得太过轻易,反而让桃华不敢轻信。女子打量着青年冷白面孔上的神情,得出的结论是扉间在隐藏着什么秘密——但是她没有追问。
千手家次子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永远只会烂在他自己心里,这是常识。


但是,看来扉间也有想询问自己堂姐的私事,过了片刻,青年沉吟道:
“我说,桃华……你还是不打算结婚吗?”
他这个问题很是唐突,让女子怔了怔。那一瞬间,千手桃华冷若冰霜的艳丽面孔上似乎出现了一丝裂纹。
“……你在小看我吗?”像是回击似的,她的声音带了几分讥讽,“别忘了,我也是你的姐姐。瞧不起女人的那一套,你别在我面前拿出来丢人现眼。”
被对方刀子一样的话说得苦笑连连,千手扉间举起手做了个“我投降”的姿势。
“好啦……男人有男人该做的事,女人有女人该做的事——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是在堂姐你面前,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大哥很担心,你知道吗?”


提起柱间的名字,空气间紧张的气氛似乎一下子缓和了下来。
“祖母留下的那块青晶,你知道的吧?大哥曾经兴冲冲地说‘反正我们这一支也没有女孩子,就送给桃华当做嫁妆吧’……”
“别说了。”
千手桃华像是要掩饰情绪一般地转过了头,“我绝对不会嫁人的,不要说是你,就是你大哥亲自来劝也不会有用——”
她的声音倏然拔高,并且严厉起来,随即又像失去了力气一样低下来。
“……谢谢你,扉间……拜托……帮我多照顾照顾日斩吧……”

马背♘:

【暗巷RPG】【Creves/Gradence无差】


新年就该浪費在无聊的事情上!

人生就该花在毫无意义的东西上!

所以我做了一个Lofter站内的暗巷组文字游戏。


这是Credence视角攻略Graves的Pre-slash游戏。

按我开始!   

密码:love


十八个公开结局,另外有两个隐藏的彩蛋结局

总共二十个结局,二十六条故事线;期待全部破完的人出现!!

希望破到彩蛋的朋友不要直接公开方法(欢迎给提示!)

请别害羞!跪求repo/心得分享@我,欢迎回报bug或询问哦噢噢!